完美彩票-完美彩票网站

你知道弟弟我在东城区以后我们还能互相照应一

“爸爸!这里呢!”我刚到翠柳湖的公园门口,就看见盼盼边跑边招手的喊着。
 
    我对着盼盼招了招手,关心的喊道:“慢点,别摔倒了!”便走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呦呵!怎么感觉你胖了啊!”我抱起来盼盼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小屁股说道。
 
    这时秦念走了过来,有些幽怨的说道:“怎么会突然这么好心,想起看我们俩来了?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秦念的话我不知道怎么该去接,我便挪走了视线指了指远处的一个卖气球的说道:“盼盼,爸爸给你买气球好不好?”
 
    我抱着走向了那个卖气球的人,秦念则在后面小声的嘟囔着什么跟着走了过去。
 
    就这样我和秦念带着盼盼在公园玩着。
 
    这时公园的大电视重播了昨天的新闻,
 
    晚上各位,昨天晚上警方破获了一起藏毒藏枪支案件,下面我们采访一下当时带队的张队长。
 
    “张队长!请您和电视机前的观众说一下具体过程可以么?”电视上的一个记者拿着麦克风问道。
 
    这时看见张泽林严肃的坐在了摄像机前,说道:“这个犯罪团伙我们警方已经注意了很久了,这个团伙非常的狡猾,没有留下任何证据所以一直没有实施抓捕,但是昨天警方接到报警,说是在xxx小区有人吸毒,持枪伤人,我们来到现场以后发现,正是这个团伙,市领导和局领导对这个案件高度的重视,派出了大量的警力,在市各个的领导下,我们一举成功的拿下了这个犯罪团伙”。
 
    接着那个记者激动的说道:“我们为江春市能有你们这样英勇的人民公仆,感到……”
 
    我正看着大屏幕上播放的新闻的时候,秦念在我身旁小声的说道:“白风!昨天黄可为找过我,说还想和我在一起!”(((
 
    秦念说完以后看我依然没有反应的看着新闻,便生气的大声吼道:“林白风!我跟你说话呢……”
 
    我被秦念的大声说话吓了一跳,我不知所措的看着秦念。
 
    其实秦念说什么我真的没听到,我认真地看着新闻并不是因为张泽林抓了郭笑这件事,因为这件事我全程参与的知道详细的过程。
 
    而是因为张泽林在采访中并没有提及郭笑陷害刘功成的这件事,他曾经承诺过我会让郭笑死在牢里,为刘功成讨回公道的,但是新闻上却没提,这让我感到很是不满!
 
    “盼盼!我们走!”秦念看我没有理她,生气的抱起了盼盼就向公园外走去。
 
    “秦念!你听我解释!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不理你!”我追着抱着盼盼的秦念解释的说着。
 
    “秦念!秦念……”无论我怎么叫,秦念依然不理我。
 
    其实我想解释,但是盼盼在这里,我不想让盼盼知道他爸爸做的事情很危险。
 
    所以只是叫了几声秦念,希望她能理智一点,但是没想到秦念根本就没有理我,出了公园,秦念抱着盼盼上了车离开了公园。
 
    我郁闷的朝着车离开的方向挥了一下拳头。
 
    我的心情有些烦操,便在翠柳湖的湖边漫无目的的走着。
 
    这时电话响起来了,我一看是张泽林打来的,便很生气的挂断了。
 
    刚挂断没多久电话又响了起来。这次是阿汤打过来的,我便接起了电话没好气的说道:“干嘛?”
 
    电话那边的阿汤被我的态度弄得先是一愣,然后调侃的说道:“这是谁惹到我们林大公子了?说出来我阿汤帮你收拾他!”
 
    我被阿汤说的也有些不好意思,便温和了许多的说道:“没事!心情不太好!你怎么想起打电话了?”
 
    “我也没啥事!知道你心情不好,这不在湖心亭餐厅点好了菜等你过来喝两杯呢!”阿汤轻松的说道。
 
    听了阿汤的话我向湖心亭餐厅看了看,并没有看到阿汤。
 
    刚跟秦念分手了之后,我漫无目的在翠柳湖湖边走着,这会正好走到了湖心亭餐厅门口,所以我好奇的问道:“你是不是看见我了?等我吧!”
 
    挂断电话之后,我刚走进湖心亭餐厅,一个漂亮的迎宾走了过来,客气的问道:
 
    “先生,几位?有定位置么?”
 
    “恩!汤先生订的!”我也客气回答了一句之后,迎宾说了一句“这边请!”便带着我走向了二楼的包厢,这个餐厅以前蓝羽带我来过这里,这里的东西是相当的昂贵。
 
    到了二楼的包厢后,服务员推开了门,我看见里边有两个人,有一个还是我现在不想见到的人。
 
    但是既然来了,就既来之则安之。我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,找了一个位置做了下来。
 
    做来之后我便冷嘲热讽的对阿汤说道:“怎么?汤大老板发财了?请我来这么昂贵的餐厅消费”。
 
    阿汤虽然听出来我的语气不对,但是并没有生气,只是笑呵呵的说道:“哪有!这不是我表哥立了功,升职了,是他请你吃饭顺带叫上我”
 
    “白风!我刚才挺阿汤说你心情不好,怎么了说来听听,看看哥哥能不能帮上你!”
 
    张泽林看我没有看他便张口问道。
 
    “没啥大事!只是些小事”我并没有看张泽林,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。
 
    阿汤很了解我,虽然我回答了张泽林的话,但是看到我并没有看着张泽林说,他就知道这事应该是跟张泽林有关。
 
    阿汤看了一眼张泽林,朝着张泽林努了努嘴巴。张泽林也是个聪明的人也明白了大概。
 
    张泽林便端起了酒,便歉意的说道:“来!白风!张哥敬你一杯,给你陪个不是”
 
    话音刚落,张泽林就干了一杯酒。
 
    既然张泽林都这么说了,我也不能薄人家的面子,也端起了酒杯说道“张哥你别这么说,虽然我不在官场,但也能明白,有些事不是你能左右的,只是心里有些不痛快而已”说完我跟着干了一杯酒。
 
 第二百九十二章 关联
 
    阿汤很聪明的没有插话,只是也跟着端起了杯干了一杯酒。
 
    喝了一杯酒之后!张泽林想了想诚恳说道:
 
    “白风,你心里的不痛快我能理解,但是张哥今天一定给你解释明白了,这件事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,是有些市里人故意把这件事压下来,我也想刘功成的案子给结了,这样我立的功更大,而不像现在这样,虽然说是升职,但是和没升差不多”
 
    张泽林说的和我想的差不多,只是一个郭笑我想不明白,就算是黄可为的人,也不至于这么劳师动众的把市里的人请来。
 
    但是接下来张泽林的让我不只是诧异那么简单了。张泽林说很奇怪的是还有人想让郭笑死!想让郭笑害死刘功成的事实公布于。
 
    ,一个想让郭笑活,一个想让郭笑死。这让我一时半会儿想不通这个想让他死的是谁?
 
    “行了,白风,这件事肯定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,来来我们喝一杯!”阿汤端起了酒杯,然后打圆场的说道。
 
    阿汤说的也对,暂时先不想了,早晚有一天这些人会沉不住气的小丑会跳出来的,到时再一起在算总账。
 
    我也不再纠结这件事了,看着张泽林不好意的说道:“张哥,我这人就这样,兄弟的事在小在我这都是大事,所以看到害死刘功成的郭笑没有被治罪才会有些冲动,你做哥哥的也别往心里去。”说完我端起了一杯酒喝了下去。
 
    “张哥,你刚才说的那个升职怎么回事?”
 
    我们三个酒过三巡之后,我才想起来刚才张泽林说的升职的事情便开口问道。
 
    张泽林叹了一口气还没等开口呢,阿汤就饶有兴趣的看着我说道:“这件事对表哥来说不是什么好事,但也并不是什么坏事,反倒说这件事对于你可是一件好事!”
 
    阿汤说完以后还故意的挑了一下眉毛,我有些期许地看着张泽林,想要在他那里得到答案。
 
    张泽林看了看我,悠悠的说道:“我原来虽说是一个队长,但是这边毕竟是市中心,做得好以后发展的机会多得是!”
 
    张泽林喝了一口酒,然后有些不甘心的说道:“虽然给我升为副局了,却是东城区公安局的副局,那边是旧城区还是工业区都是些工人,治安一向都不好,你不知道上一个副局就是因为一个问题没处理好,引起工人的抗议,受了处分被调到别的地方当一个普通的警察了,万一我……哪还有升迁的机会”
 
    能听出来张泽林根本不想去这个东城区,但是听我却是心潮澎湃,我正愁在东城区我孤立无援呢,我在心里开心笑了笑,然后一本正经的安慰张泽林说道:
 
    “张哥!你不能这么说,你知道弟弟我在东城区,以后我们还能互相照应一下,而且……”
 
    我故意的卖一个关子,停顿了一下看看了阿汤和张泽林,继续说道:“你忘了三江也在东城区么?还有土猫?这些不都是能让你立功的人么?”
 
    张泽林听我的话之后眼前一亮,略有振作地说道:“恩!这事要是运作好了,我们俩个可以继续合作,你将来在东城也会混的风生水起,我又能立功,这是两全其美的事”
 
    张泽林说完之后,我和张泽林都有些沉默,各自思考着怎么才能把利益最大化。
 
    “来!预祝你们在东城顺顺利利,升官发财!”阿汤举起了杯,打破了沉默。
 
父母,他们身体怎么样了?”小磊坐下后,我关心的问道。
 
    小磊听我问及他父母的身体,情绪有些低落,然后低着头说道:“哥!他们最近挺好的……”
 
    小磊停顿了一下之后,好像想到了什么忽然的抬起头急切的问道:“哥!是不是小磊哪里做的不好?如果我哪里做的不对你就说,千万别赶我走啊!”
 
    小磊的话让我先是一愣,然后我笑了笑拍了拍小磊的背,欣慰的说道:
 
    “小磊!你做的很好!我还想让你一直跟着我呢,怎么可能赶你走!”
 
    小磊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,然后轻松地说道:“你刚才我问父母的身体,我以为你想让我回去照顾我父母呢!”
 
    我没有说话,看了小磊一会儿,小磊被我看得有些懵,刚想要开口问什么。
 
    我淡淡的问道:
 
    “小磊!你的理想是想做什么?”
 
    小磊被我莫名其妙的问题,弄得先是一愣,然后挠了挠头笑了笑说道: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